诗歌,永远不老
体育
云鼎3网上娱乐场_娱乐平台_网上娱乐场
采集侠
2018-06-12 00:43

——评刘国安的诗歌创作


  【编前语】

    一个是学养深厚,阅历丰富,退而不休的长者,一个是腹有诗书、春风得意、孜孜追求的诗家。诗评人和诗作者,仿佛都有一把打开文学诗词世界的"金钥匙",让诗意文品弥漫字里行间。 

1.jpg

    

  (文/刘敬堂)诗意地栖居,是一种惬意的人生境界。作为诗人的刘国安,在属于他的那片色彩斑斓的田野里,默默耕耘着一块生活的沃土,播撒着灵感的种子,收割着意象的谷穗。近些年来,他除结集出版《放飞炊烟》、主编《采撷春光》和《岁月之吻》之外,还在省内外的报刊上发表了大量的诗歌作品,其诗歌创作水准也已上了一个新的台阶。

  我有个习惯,每天晚上总要翻阅外地寄来的刊物和当天的报纸。有天晚上,我从刘国安的几首抒发故乡情结的短诗中,恍惚中看到了一个天真无邪的少年,骑在牛背上,一边在田埂悠然地走着,一边横吹着短笛。蓦然,他的笛声叩动了我情感的琴弦,莫名地引起了心中的共鸣,一首歌突然在我耳边萦绕:

  "朝霞里,牧童在吹小笛/露珠儿,洒满了青草地/我跟着朝霞一块儿起来/赶着小牛儿上牧场/中午的太阳烤得慌/你为我把歌儿唱一唱/明朗的晚上,我们来相会/并排儿坐在篱笆旁"……

  我依稀记得这是一首捷克民歌,但歌名歌词大多记不清了,但歌中浓烈的乡土气息和人物的形象、意境,却历历在目,难以忘怀,那一年,我刚刚十六岁。

  我想,这就是诗歌的魅力,刘国安的诗歌让我仿佛又回到了少年时代,自此以后,我便开始关注刘国安的作品。


  应该说,刘国安是位勤奋的诗人。有文友告诉我,十几年来,他已在《中国青年报》《天津文学》《中国诗歌》《诗歌周刊》《芳草》《长江丛刊》《湖北日报》等报刊上发表了近百首诗歌,其中《走得急的都是最美时光》、《春风》两首诗歌,已被收录《湖北诗歌现场》一书;《入秋》被选入武汉地铁公共空间诗歌。但我的案头却只有他的50多首诗歌,已读了半个多月。这倒不是因为抽不出时间阅读,而是在细细品味韵律中的意象,就像慢慢品味一杯农家酿出来的散装谷酒,虽不浓烈,却不尽柔绵。

  从内容看,我将刘国安的这些诗歌大致分为三类:

  第一类,是田园诗。在西方,田园诗也称牧歌,起源于古希腊,诗人忒俄克里托斯首创,作品多以农民、渔夫和牧童为题材,以歌唱宁静悠闲的农村生活和自然环境,风格清新优美。中国的田园诗源远流长,晋代的陶渊明以其《归园田居》成为田园诗派的创始人,唐代的王维、孟浩然也有不少田园诗流传后世。我在刘国安的《我从乡里来》这首诗里看到他"怀揣一个散落于草丛遥远的梦/乘着一缕山野馨香的风/背上竹藤编制的行囊/走在牛蹄叩响的土路/追寻青春年少放飞的理想"。读到这里时,我已感到一种久违了的亲切,便不得不跟随着诗人的诗句继续前行,去欣赏一幅昔日的画面:"栖落老屋垣头的喜鹊前来送行/弯弯天塍上的狗尾草点头含笑/天边害羞的彩虹一路不语/屋檐袅袅的炊烟随风飘散。"诗人"就这样/一步步走出大山/就这样一步步挤进城廓",走进了新鲜却又陌生另一个天地里。

  这些田园诗虽然散发着泥土的味道,却有一种纯净、质朴之美。这正如《诗学.诗艺》所说:"诗歌就像图画,有的要近看才看出它的美,有的要远看,有的放在暗处看最好,有的则应放在明处看,不怕鉴赏家敏锐的挑剔,有的只能看一遍,有的百看不厌。"

  第二类,是政治抒情诗。因这种诗的内容不但要高度凝练、集中、概括,还要构思精巧、语言精练、节奏鲜明,而且要有时代色彩。在《吴王城遐思》中,诗人一改清新委婉的笔调,他站在长江之滨,以一种奔放、大气的笔调,回顾了一座古城的变迁以及与之有关的人物。诗人博览群书,巧用典故,如这首运用的典故:"一道闪电,划过二十一世纪的吴王城/文韬武略的吴王回来了/囊萤夜读的车胤回来了/挂锡寒溪的慧远回来了/九曲寻梅的东坡回来了/隐居退谷的元结回来了/栽植官柳的陶侃回来了。"这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激情,以真实而又强烈的情感,具体而又鲜明的形象,生动而深刻的语言,表达了诗人对现实生活的观点,也是诗人的一种社会责任感。在这首诗的结尾,诗人写道:"一座城从哪里来,正如我从哪里来一样/无论何去何从,应当留住的--是我们的根。"结尾点题,即是古人所说的"卒章显奇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