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之渠”的守望者
媒体
云鼎3网上娱乐场_娱乐平台_网上娱乐场
采集侠
2018-06-12 01:24

  【襄阳政府网消息】清泉沟隧洞宛若“地下长龙”,排子河渡槽状如“天上银河”,串起68公里的引丹总干渠。清冽的水,自丹江口水库蜿蜒而出,穿山过岗,滋润着180万亩干旱的岗地。

  绿满丹渠。

  曾几何时,由于年久失修、渠道淤塞,设计灌溉面积210万亩的引丹渠,仅能灌溉不到100万亩的农田,襄阳市引丹工程管理局一度陷入困境。

  受命于危难之际,11年间,他带领丹渠人建电站、通河道、修护坡、遍栽绿……不仅盘活了水资源,更让“百里生态丹渠”惊艳四方。

  他,就是襄阳市引丹工程管理局局长熊化国。

  熊化国(右二)认真检查绿化项目。

  打开发展“总闸门”

  ——从负债2000多万元变为年创收3000多万元

  欠外债2000多万元,537名员工人均不足700元的工资已有半年没发……2005年5月25日,47岁的熊化国调任市引丹工程管理局局长,单位门口挂着的“襄阳市引丹工程管理局”的牌子灰蒙蒙的,把熊化国的心硌得难受。他掏出纸巾一边擦,一边暗下决心:“一定要让沉寂的引丹局重新活起来!”

  当时,引丹局的收入来源就是收取灌溉用水水费。但灌区不少群众曾参与引丹渠建设,对灌溉用水还要交水费心存怨气,不愿交费。

  上任后的几个月里,熊化国走遍引丹渠68公里的总干渠和1824公里的干、支渠。“天天围着108个放水斗门转,我琢磨清楚了一件事:靠收水费,永远别想有大发展!”熊化国说,引丹局有500多名员工,看起来是不小的“包袱”,但干事业不能没有人,把人用好了就能创造财富;引丹渠除了灌溉,还有很多以水为媒的资源可以深挖。

  恰在此时,国家大面积铺开一系列水利建设项目。熊化国抓住这一机遇,下武汉、进北京,跑项目、争资金。当年,大型灌区续建配套与节水改造项目便在引丹灌区正式实施。

  引丹渠河道长、落差大,有着水利发电的天然优势,为什么不在这上面做文章?在熊化国的努力争取下,法国开发署欧元贷款小水电打捆项目、南水北调清泉沟补偿与饮水安全补偿项目、农村电站增效扩容改造项目相继实施,黄庄电站、李岗电站、大张楼电站……9个新电站顺利落成,两个老电站迎来新生,引丹渠11个水电站总装机达到28100千瓦,1年可发1亿度电,创收3000多万元。

  现在,500多引丹人月平均工资超过3000元。引丹局的荷包也鼓起来了。

  畅通农业“大动脉”

  ——把引丹渠灌溉面积从不足100万亩提升至180万亩

  1974年,引丹渠竣工通水,在素有“旱包子”之称的鄂北岗地,曾以瘪粒玉米、干巴红薯为食的群众,吃上了白米饭和精面馍。引丹渠被称为“生命之渠”。

  但由于当年修的是土渠,引丹渠的许多干渠和支渠的护坡不断崩塌,渠道被淤泥堵塞。因没有得到维修,五干渠长达20年没有通水,三干渠也有8年无水可用。2005年,引丹渠的灌溉面积不到100万亩。

  引丹渠的核心功能是灌溉,淤泥不仅堵住了渠道,也堵住了群众的心。

  如何畅通这条农业“大动脉”?熊化国撸起袖子,带着引丹人干起来。

  2009年3月上旬,天气乍暖还寒,熊化国带着大家在引丹三干渠护坡整治工程现场施工。为了抢在农业灌溉用水前完成建设任务,熊化国要求全局干部职工除女同志外全员上阵。那段渠道在野外,远离村庄,只有一间村民放羊用的破屋子,孤零零地蹲在一处土岗上。大家在羊屋地上铺上稻草当床铺。

  参加施工的有200多人,人挨人躺在羊屋里,仍然有人没处落脚。大家就挨着羊屋搭起一间四处透风的窝棚。羊屋里虽然又膻又臭,毕竟暖和一些。而睡在窝棚里,就跟睡在野外没什么区别。伴着呼呼的寒风,当年已经51岁的熊化国让大家轮流睡羊屋,自己在窝棚里睡了33个夜晚。

  “跟这样的领导干,虽然累,但心里敞亮。”员工张广斌说。

  对员工如此,对中标的施工单位,熊化国也丝毫不含糊。今年1月的一个清晨,大雾锁渠,早上不到6点,灌区节水改造标段项目经理王军文就被熊化国从被窝里拖了起来,要求队伍加班施工,以免耽误工期。王军文说:“当时我真是十分恼火,可转念一想,这么早他已经在渠上转过一圈,我们还有什么可抱怨的?”

  早上6点多开组织安排会,中午12点多开鼓劲加油会,晚上8点开总结反思会。在引丹局的14个管理单位,这样的传统已经持续很多年。

  军事化的管理,让500多名员工拧成了一股绳。轰轰烈烈的干劲换来了丰厚的回报,多年持续不断的护坡整治,让引丹渠焕然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