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渠壮歌
媒体
云鼎3网上娱乐场_娱乐平台_网上娱乐场
采集侠
2018-06-12 01:20

  【襄阳政府网消息】1970年,当12岁的汤中耀在学校的组织下,背上被子,和老师同学们一起,步行7小时,于晚上8时走到引丹工程清泉沟隧洞工地时,看见的是这样的场面——马灯下干活的人遍布山野,号子声此起彼伏。“愚公移山,改造中国”的巨幅标语醒目地立在工地上。

  丹渠渠首。

  排子河渡槽节制闸往襄州供水。引丹工程局供图

  40多年前,火热的丹渠建设工地。引丹工程局供图

  今年58岁的汤中耀是引丹工程管理局马张河管理处的党支部书记。1978年,他再次进入引丹工程工地时,已不是来支援的学生,而是引丹工程的建设者。从此,他的一生与丹渠连在了一起。

  与引丹工程连在一起的,还有灌区的132万人民。

  干旱缺水的鄂北岗地因全长68公里的引丹总干渠变成了粮仓,180万亩土地上因为有了水,出产的粮食占襄阳粮食总产量的三分之一,当地居民彻底告别了贫困的生活。这条渠被当地人称为“生命渠”“幸福渠”。

  改天换地建丹渠

  水利是农业的命脉,更是百姓的血脉。过去,襄阳县北、光化县北、枣阳县北这“三北”岗地,因为缺水干旱而贫瘠荒凉。人们靠种旱庄稼为生,遇上大旱之年,百姓只能四处逃荒。

  新中国成立后,为改变“三北”地区干旱缺水的状况,湖北省政府采取以工代赈和民办公助等办法来帮助农民进行小型水利建设。仅襄阳县就修建了黑龙堰、黄龙堰、普陀堰等小型水库83个,修建堰塘垱坝1917处,开挖了长达62公里的羊桥河、滚河两条引水渠。兴修的水利工程虽然缓解了一部分干旱地区的用水情况,但并没能从根本上改变“三北”地区的“旱包子”状况。随后,我市又兴修了一些大中型水库,但这些水库由于水源不足,仍然无法从根本上改变这些地区的干旱问题。

  1958年,国家投资修建丹江口大型水库,终于使襄阳解决“三北”地区干旱问题出现了转机。襄阳地委立即行动,筹划引丹江之水灌溉“三北”地区。

  1969年1月,襄阳地区丹江渠道工程指挥部成立,1969年5月,以石牌岭为渠首的引丹工程破土动工。

  消息传来,人们兴奋异常。

  今年77岁的孔令远,退休前是西排子河水库管理处的工程师助理,他参与了排子河水库建设和引丹襄州段渠道勘察、测量工作。他说,当时真是战天斗地、豪情万丈。工程打地基时,没有机械设备,靠人海战术,8个人用绳子、棍子抬起一个80厘米高、直径40厘米的大石,随着号子声,高高抬起,狠狠砸下,把土夯实。倒上30厘米厚的土,夯实到27厘米,再倒30厘米的土,再夯到27厘米,就这样一层层夯土,直到大坝耸立。

  当年,光化县、襄阳县的很多党员干部、工人、农民、初高中生、知识青年都参加了引丹工程的建设。其中,有父子争着报名的,有夫妻抢着参战的,也有祖孙三代同上丹渠建设工地的。

  1953年出生的柳身荣退休前是引丹工程局的工程科科长,他全程参加了引丹渠的建设。他记得,当时,参加建设的民工按照民兵建制编排、管理。省水利电力设计院、省水利工程二团和三团、襄阳地区水利局都参加了设计和施工。

  1969年10月,因地质原因,国家水电部、湖北省做出了引丹工程渠道改线决定,停止石牌岭渠首施工,渠首进口改到清泉沟

  ——要在丹江口水库南侧珠连山的山腹中,由北向南凿出一条长6775米、高宽各7米的山腹隧道,使丹江口水库的巨大水源穿山而过。

  开山凿洞蛟龙出

  “开挖清泉沟隧洞是一场气吞山河的战斗。”柳身荣介绍,全长6775米清泉沟隧洞,从1969年11月动工,到1972年底建成,历时3年。投入的劳力常年达1万多人,最多时近2万人。

  因为当年条件所限,参与施工的多是民工,有人质疑:“土里土气庄稼汉,怎么能把洞打穿?”参与丹渠建设的民工的回答是:“土里土气庄稼汉,拼了命也要把洞打穿。”

  当年,柳身荣就是参与丹渠建设的一名民工。在施工中,柳身荣跟着师傅边干边学,背公式、学仪器,没有先进仪器,他与师傅们一起用经纬仪定中心线、用水准仪测高程,然后在洞子口上把断面画出来,用红笔画出风钻的施工点。